独立开发者训练营(距价格上调还剩 7 天),现在报名立即启程

宁皓老友记:连夜奔袭千里只为过来给我打打气

“所以,我过来就是为了给你打打气,你能把我吸引过来已经赢了。” 这是我跟强哥聊天印象最深的一句话。4 月 12 日,晚饭过后收到一条微信,“王老师,你现在忙吧”,我:“在”。“我在上海,准备去济南”,我:“好啊,哈哈,我在济南”。“专程找你,聊一聊再次创业的故事” 。我:“好来,到时候见”。

当晚我们又聊了几句,强哥没有买到高铁,所以就买了一张从上海到济南的绿皮火车票,晚上十点多坐上了火车,第二天早上十点多到达济南。

我跟老婆(小雪)说,明天有位朋友从上海来济南找我聊聊天,小雪半开玩笑说: “不是来害你的吧。”,我媳妇胆子特别小,看起来她在是开玩笑,但实际她真的是在担心。我说那这个杀手厉害了,提前两年订阅我们的会员布好局,伪装成技术狂人,又连夜坐绿皮卧铺来干掉我,这一定是顶级杀人,所以不管怎么样我也得见见。

我与强哥约在济南的恒隆广场见面,他下了火车打车到了恒隆,我当时也在附近,他给我发了一个共享位置,说已经到了,我看他在广场的另一侧,强哥说,你别动,我来找你。我们走了一会儿,突然位置信号不见了,我用语音联系了几次,没有回应。

这个真的不常见,我也开始有点担心,怕不是出了什么不好的事吧,我看马路对面有辆救护车,连忙跑过去看了一下,确定不是,才放心。后来我给强哥打了几次电话,每次都提示上海移动怎么怎么样,哦,可能是手机没电了。

过了 20 分钟左右,我收到强哥的语音,他说他在国美家电,我急忙赶过去,发现他正在手机柜台给手机充电。强哥说接了一个电话,手机就没电了,差点买了一个新手机。走,我们找个地方吃饭,边吃边聊。

按惯例,外地来的朋友我都要安排一顿鲁菜,鲁菜在我看来就是家常菜。强哥平时不饮酒,但他表示今天开心,我们就一人整了一瓶青岛啤酒。一杯酒饮下去,强哥眼神坚定,特别能聊,他说,我们不管怎么样,要做对社会有益的事情,要做善事,如果不能马上赚到钱,这个社会也会用某种神奇的方式给我们回馈,拿到应该有的收益。

我平时话不多,所以非常喜欢能聊的朋友,我是特别好的听众。平时我跟我老婆会请朋友到家来,听他们聊天就跟听脱口秀似的,我们只负责当背景音效:“啊 ~ 哈哈哈”。

强哥年长我几岁,是个不打折的技术狂人,他说的一些开发工具与技术很多我都没有听说过,比如像 Pascal,Delphi,Foxpro... 这个 Foxpro 我到是用过几下,当时在一家单位,领导要用它出报表,我就简单学了一下。

他在 90 年代就在武汉开过技术培训班,当时能赚上万块,湖北政府给他发了一块金字培训招牌,让他自信心膨胀,开始极速扩张,但最终折戟于技术换代。他回忆道自己当初年少轻狂,不懂世事,不过跟他一起做培训的小伙伴,如今已有亿万收入。

后来他又去了航天科工当研究员,也在上市公司当过副手,好奇心与能折腾的性格让他无法满足于几十万的年薪。他决定在上海开始创业,做了一家软件外包公司,做了几个项目让公司每年能有两三百万收入,最终做到千万收入,强哥的下一个目标应该就是实现那个过亿的小目标。

创业老板的压力是巨大的,经常工作到凌晨一两点,停车场里准备下班的人全都是老板,偶尔他们会在一起吸支烟,聊聊彼此公司的事情。

创业的过程充满着不稳定因素与不确定性,这种特质决定了这件事无法被准确的预期,强哥的外包公司并没有按他预期的那样继续发展。在赚钱的时候感觉一切都不是事儿,觉得自己无所不能,花钱的时候也很痛快。但是一个软件的 bug 可能就会导致一系列连锁反应,无法按时交付软件,坏账,员工离职。现金流就像公司的血液一样,中断以后公司也就垮掉了。

“来,强哥,干了这杯,我们出去围着护城河走走。”

评论

《无问东西》中梅贻琦先生向吴岭澜解释 什么是“真实” —— “你看到什么、听到什么、做什么、和谁在一起,有一种从心灵深处满溢出来的不懊悔,也不羞耻的平和,与喜悦。”

每次想起登录宁皓网,首先都是点开博客,读着皓哥的文字,其中透漏出来的感觉就是真实。

感谢鹏兄 :)

哪天皓哥不干宁皓网了,靠写书,写故事也能干的不错

那我得多攒点故事,你啥时候来玩呀 :)

有意思



微信好友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,
加我好友。



微信公众号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,
订阅宁皓网公众号。



240746680

用 QQ 扫描二维码,
加入宁皓网 QQ 群。

统计

13356
分钟
0
你学会了
0%
完成

社会化网络

关于

微信订阅号

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宁皓网,每天进步一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