🏕 2022 独立开发者训练营(全栈)开营啦 ~~,查看介绍 / 立即报名(早鸟优惠) →

作为开发者或创业者,未来二十年我们要往哪个方向努力

昨天听了投资人李世默在 “2022青岛·全球创投风投大会” 中的演讲,他以投资人的视角介绍了在中国未来的投资方向,我们作为开发者或创业者,也能从中受到一些启发。

比如我们在寻找工作或选择创业时,不一定只盯着消费互联网,可以将目光放在产业互联网,因为这个市场规模可能要比消费互联网大好几倍,而且机会与发展空间也非常大。每个行业的数字化经济的市场规模都有千亿规模。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产业链与供应链,目前普遍都需要做信息化改造与优化,有巨大的发展空间,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创业方向。

演讲节选

各位青岛的朋友们大家下午好,中国新经济正在经历一段关键的转折期,在近两年时间里,作为 VC,我们对行业公司技术的认知,以及投资逻辑发生了巨大的转变。我们以前习惯将新中国的历史,分为改革开放前三十年和后三十年,今天我想借用这个概念,将中国新经济分为前后二十年。

第一个二十年是 2000 年 2019 年,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,在这二十年里,中国的 GDP 翻了 9 倍,形成了全球最大规模的产业链,与世界第二大消费市场。正是超大规模的产业和市场,造就了中国新经济的腾飞。在第一个二十年里,中国新经济最重要的成果,就是消费互联网平台的崛起。

VC 背靠中国这么大的市场,一个平台,只要用金融资本支持他去不断扩张,最终取得垄断地位,以未来垄断为目标,折现成当下巨大的 NPV(净现值),再以这个 NPV 为估值去融资,帮助其实现垄断,这就是消费互联网平台的,金融闭环发展模式。因此我国,诞生了一批世界级的互联网巨头。

然而在科技发展方面,有外国智库学者做了一个研究,我跟大家分享,在这个微笑曲线上定位了各个国家的位置,根据他的研究,我们可以发现从 2000 年到 2019 年,中国的经济产业虽然规模增大了很多,但是一直都是在中间位置,也就是制造,装配环节。相比两头的研发,销售环节,附加值是比较低的。

不过,我国也在少数领域实现了产业升级,比如在高铁,新能源,5G。但这些研发投入很高的硬科技行业,背后都是政府部门主导的,政府要么是他们的投资人,要么是他们的大客户。VC 行业和创业行业没有参与太多,所以在去年总书记在讲话中提到,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,有力推动了经济发展,但也对就业和收入分配,带来的一些负面影响,需要有效应对和解决。

在我看来,中国新经济的前二十年,本质上是资本杠杆国家。消费互联网主要依靠的是商业模式的创新,技术含量并不高。比如我们平时扫的那个二维码,其实很多年前就已经发明出来了,不是什么新的东西。他之所以发展这么快,是因为他能够最大限度的,吸取国家在发展过程中创造的正外部效应。

比如我国居民可支配收入不断提升,物流交通的完善,信息技术的普及。这些都是国家做的,不是我们风投人和创业者做的。但是他的这种资本驱动,赢者通吃的发展模式所产生的负外部效应,却都由国家来承担,造成了全社会出现的镀金时代。比如收入差距的扩大,外卖骑手没有社保,这些垄断企业造成的社会经济问题,这些都由国家来买单。

因此,中央提出了高质量发展和共同富裕推动经济健康发展,优化分配结构,给更多人创造致富机会,避免内卷躺平。这是中国新经济的重大转折和重要机遇,也是我们中国新经济下一个二十年的开端。在中国新经济的下一个二十年,应当是国家杠杆资本的时代,在国家大战略的引领下,通过资本驱动产业升级,中国的经济才能够实现从规模化发展,到高质量发展的转变。

在这个微笑曲线图上,中国不仅要做大规模,还要不断向左上方移动。向上移动就是提升产业附加值,这样就能够带来更多的高技能岗位,进一步提高人群收入,同时以技术赋能实现降本增效,维持中国制造在全球的竞争力。同时中国的位置还要向左移动,也就是提高研发能力,这样才能解决卡脖子的问题。

投资方向

在这个新发展阶段,我们投资应该紧紧围绕高质量发展和普惠。我们公司主要聚焦三条主线。第一是供应链的改造和优化,中国有世界上最大的产业链供应链,但是目前还比较分散,普遍缺乏技术和信息化改造的能力,所以有巨大的价值空间可以去挖掘。

第二是硬科技的进口替代,比如芯片,中国每年进口数量最大的产品就是芯片。因为去年全球油价下跌,半导体短缺,中国全年进口了价值 3,500 亿的芯片,比第二名的原油高出了一倍还多。还有一个例子是医疗器械,中国有很多的药品和医疗器械都要依赖高价进口,国产替代的空间非常的巨大。并且一旦实现国产化,能够大大减轻老百姓的看病问题。

第三是可持续发展,现在全世界都在努力实现碳中和,中国在这方面布局非常早,投资也是最多的。比如光伏发电,在国外,发展初期成本需要 100 美元一度电,但是经过中国企业的不断发展,成本现在已经降到了每度电几毛钱,所以才能够实现大规模应用。类似的还有 EV(电动汽车) 电池,中国制造的电池,大大降低了 EV 的生产成本,所以,EV 近些年才有如此快的发展。

案例

中国新经济的下一个二十年,将成就什么样的企业呢,我来给大家分享三个自己亲身经历的案例。第一家公司叫百步,是中国最大的纺织布料智能供应链平台。纺织是万亿级的大规模市场,全世界有 90% 的纺织品是中国制造,但在中国的纺织供应链,却处在非常原始的阶段。生产商非常的分散,长三角珠三角有上万家。百步做的就是纺织行业的产业互联网,把信息不对称的上游和下游连接起来,高效配置,把实体工厂变成了云工厂,连接了几十万台织布机,优化产能,降本增效。

第二家公司叫大雄星座,是焊接行业的智能焊接技术公司。焊接是一个传统制造业,也是一个巨大的行业,焊接涉及到几乎所有工业领域,造桥造汽车,建房子都需要焊接,它的市场规模也是上千亿的。但是焊接又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,非常依赖操作工人的技能和经验,现在好的焊工越来越少,年轻人不愿意干这活,大雄星座通过 AI 训练焊接机器人,一下就可以解决焊接工人的短缺问题。

第三家公司叫百奥恒,他们做的也是一个非常不起眼的行业,水泥行业。很多年前,一个法国人发明了一种胶凝材料技术,能够把冶炼行业的矿渣,做成和水泥性质差不多的混凝土。这个技术在实验室里发展了很多年,后来澳大利亚人接着干,但是最后都没有投入实际应用,因为这些国家没有多少冶炼厂,找不到那么多的矿渣做原料。还有就是这些国家对水泥的需求也没有那么大。

后来几个中国人,看到了这个技术,觉得机会来了,因为中国有全球最大的冶炼行业,大量的矿渣处理不掉,企业都很头疼。另一方面,中国是基建狂魔,大量的需要水泥。而且,因为国务院对碳达峰要求非常的严,生产水泥时需要燃烧大量的石灰石,所以是碳排放大户,大约占了全国排放总量的20%,所以国家严格限制水泥产能。百奥恒的这种新材料,生产过程产生的碳排放非常的小,只有水泥的 30%,所以一举三得,在全国各个省份落地都非常的快。

上面提到的这几个企业,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,他们都是创业型的企业。但是通过一项关键的技术,撬动了一个规模巨大的产业,并且成长很快,成为细分行业里的龙头。这样的现象在一些发达国家也存在,一个大规模的产业链,能够养活上百家所谓的隐形冠军。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生产国,一定也能够出现成百上千家的隐形冠军。

广告

为未来做好准备,作技术型人才,成为开发者

评论

大家都在埋头苦干,应该时不时的抬起头,看看方向。

是啊,即使非常成功又如何呢,希望大家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。



微信好友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,
加我好友。



微信公众号

用微信扫描二维码,
订阅宁皓网公众号。



240746680

用 QQ 扫描二维码,
加入宁皓网 QQ 群。

统计

13799
分钟
0
你学会了
0%
完成

社会化网络

关于

微信订阅号

扫描微信二维码关注宁皓网,每天进步一点